资产管理公司扩容提速 地方AMC有望被统一监管

币游国际平台

2021-07-03

[][字号][]  2020年,首家外资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在我国的落地以及中国银河资产管理公司的成立,成为不良资产行业发展的标志性事件。

2021年,经济金融发展不确定性增加,但不良资产行业因之有了更多发展机会。

作为市场的“地方军”,地方资产管理公司(简称“地方AMC”)是我国不良资产处置的重要参与者,面临逆周期开展业务扩张机会,但也不得不面临外部挑战,这些外部挑战至少包括:行业监管趋严、多元化竞争加剧、资产处置难度加大等。

  添翼数字经济智库高级研究员吴婉莹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考虑到我国产业结构调整等因素,近年来区域性、局部性风险暴露增多,地方AMC可以发挥属地优势,通过不良资产收购、债务重组、债权融资、权益类投资等方式积极纾困各类实体企业,推动盘活不良资产,化解地方金融风险。 ”  机遇挑战并存  随着我国经济进入“新常态”和“三期叠加”,不良资产规模也开始增加。

根据《中国地方资产管理行业白皮书(2020)》显示,2020年全年我国银行业共处置不良资产万亿元。

截至2020年末,不良贷款余额万亿元,较年初增加2816亿元。   与此同时,不良资产市场主体队伍也不断扩大。 据《证券日报》记者统计,截至2021年5月份,根据中国银保监会公布的名单,地方AMC名单已达到58家,行业总注册资本约2200亿元,平均注册资本约37亿元,总资产超过6000亿元,近一半的机构总资产规模超过100亿元,机构数量与经营规模逐年稳步增长。 商业银行如工行、农行、中行、建行、交行等五大行相继成立了自己的AIC。

同时,部分民营机构开始“掘金”不良资产市场,截至2020年底,共有5家民营背景地方AMC获批开业。

  2020年2月份,资产管理巨头橡树资本的全资子公司橡树(北京)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在北京朝阳注册,成为首家外资控股的金融资产管理公司。   此外,2020年12月份中国银河资产获批并取得金融许可证。 这意味着,自1999年四大AMC成立以来,时隔二十年,第五家全国性AMC成立。

由此,我国不良资产市场变为“5+N+AIC+外资AMC”的多元化局面,不良资产收购市场竞争日益激烈。   河北省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简称:河北资管)董事长满翔宇对《证券日报》记者说道:“不良资产存量市场很大,目前地方AMC还有很大的拓展空间,处于逐渐建设核心能力的过程中。 有经验的外资进入到国内市场,对于加快AMC行业的成熟以及加强地方AMC自身能力建设都会是正向力。

但由于地方AMC更接地气,对当地的法治环境和政策环境更加了解,短时间内外资对行业还构不成重大威胁。 ”  四川发展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简称:川发资管)董事长蒙宇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谈道:“外资进入和银河的成立,结合他们的过往经验或定位,可以预期未来不良资产的收购处置会加快向投行化、结构化方案转型,特别在资本市场的重组、重构、重整方面,会涌现更多案例。

同时,对资产管理公司主动管理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只有通过‘赋能’,才能更好地化解风险。

基金化、跨区域、多家企业组团投资、引入产业资源参与整合,预计都会成为新的发展趋势。

”  在吴婉莹看来:“对于地方AMC而言,一方面由于其在资本结构、经营范围、业务经验和市场操作等方面相对缺乏经验,容易受到市场主体扩容的冲击,面临较大的竞争压力;另一方面,AMC主体的增加有利于促进不良资产经营专业化、服务客户多元化,地方AMC可以通过合作等形式提高资金渠道、专业经验和客户网络等方面实力,有助于加快其市场化发展进程。 ”  承担化解区域风险职责  尽管随着市场的扩容,不良资产管理行业竞争将愈来愈激励,但地方AMC自诞生之日便有着其特殊性。 与五大AMC和外资系AMC相比,地方AMC在本地区内有显著的政策和渠道优势。

  作为地方金融环境“稳定器”和区域经济发展“助推器”,地方AMC如何承担起化解区域风险的重责。   蒙宇表示,对于川发资管来说,一方面,在省政府的支持下,对地区重大金融风险化解建立专班,牵头设计整体方案,与当地政府一起,推进落实;二是构建全省覆盖的不良资产收购处置体系,通过与当地建立合资公司、设立基金等方式,利用政府政策优势及地区资源整合优势,发挥资管经验及资金优势、项目管控优势,帮助地区市场化化解当地问题企业、问题资产风险。

还充分利用资本市场手段,在化解风险的同时,为地区产业结构调整提供支持。

  对于河北资管的业务定位,满翔宇告诉记者,“十四五”时期,公司将以修复“失衡”资产负债表为核心,化解债务风险和提升资产价值双向发力,运用投行化手段,通过主动资产管理与经营,化解企业经营风险的同时,实现区域金融风险化解。

  有望实行统一监管  地方AMC在处置坏账、盘活存量资产等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

但在过去几年快速扩张的过程中,地方AMC也存在部分业务异变为银行资产出表的通道等问题。

  为了规范地方AMC发展,2020年以来,地方监管持续发力,多省出台地方AMC监管政策。 青海省、北京市、贵州省及福建省等地分别出台了各自省市的地方AMC金融监管政策。 截至2020年底,已有9省市明确出台地方AMC相应监管条例。 江西省在2017年率先出台了全国首份地方AMC监管文件。

  一位地方AMC从业人士表示,近几年,地方监管持续发力,在引导“回归主业”的同时,为整体监管框架的完善作出了有益补充。

但是,对于地方AMC而言,各省的监管措施在一些关键问题方面仍然存在一定的差异性,对地方AMC跨区展业可能存在影响。 大多数省市的地方AMC尚未有统一的监管,地方AMC的整体监管框架仍待完善。

  在上述背景下,5月28日,中国银保监会发布了《中国银保监会2021年规章立法工作计划》。 该计划对全年的规章立法工作进行了总体部署,共提出制定或修订规章制度19项。 其中,包括《地方资产管理公司监督管理暂行办法》。   “此次监管办法的出台,将进一步完善AMC监管框架,行业将迎来统一监管。 地方AMC将告别‘监管真空’、法律定位不明、业务混乱的现状。 ”一位地方AMC从业人士说道。

  在满翔宇看来,伴随着不良资产处置监管政策不断趋严,引导地方AMC回归主动资产管理主业,迅速提升风险定价和风险处置能力尤为重要。 (责任编辑:孙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