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一大代表包惠僧的迷途与回归

币游国际平台

2021-06-22

13名代表中,有包惠僧的名字。 包惠僧还参加了南昌起义,后来变节,曾任国民党军中将。

新中国成立后,落魄的他给曾经的战友毛泽东、周恩来写信,迷途知返,并留下一些珍贵的回忆史料。

—他读黛玉《葬花吟》会落泪;而遇到看不惯的事,又会跳起来,大发雷霆。

为此,陈潭秋常笑称他为“暴徒”,认为他太过急躁冲动。

1920年秋,由刘伯垂召集董必武、陈潭秋、包惠僧、郑凯卿等人,在武汉成立共产主义小组,大家推举包惠僧为书记,陈潭秋负责组织工作。

1921年春夏之交,包惠僧得知陈独秀到了广州,便去汇报工作。 在广州,包惠僧跟随陈独秀一起参加了广州共产主义小组的活动,了解了他们的发展经验和工作经验,并协助他做一些事务性工作。

期间,还受邀担任广州共产主义小组创办的《群报》编辑。 “有一天,陈独秀召集我们在谭植棠家里开会,说接到上海李汉俊的来信,信上说第三国际和赤色职工国际派了两个代表到上海,要召开中国共产党的发起会,要陈独秀回上海,请广州支部派两个人出席会议,还寄来了二百元路费。 陈独秀说,第一他不能去,至少现在不能去,因为他兼大学预科校长,正在争取一笔款子修建校舍,他一走筹款子的事儿就不好办了。

第二可以派陈公博和包惠僧两个人去出席会议,陈公博是办报的,又是宣传员养成所的所长,知道的事情多,报纸编辑工作可由谭植棠代理。 包惠僧是湖北党组织的人,开完会后就可以回去(会前陈独秀和我谈过,还让我回湖北工作,大概他已经接到上海的信了)。

其他几个人都很忙,离不开。 陈独秀年长,我们又都是他的学生,大家就没有什么好讲的了。 他说了以后,同意了他的意见。 ”[1]根据实际情况分析,包惠僧确是中共一大代表。

中共一大召开时,还没有代表资格审查的程序,也没有条件设立代表资格审查委员会。

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所著《中国共产党历史》第一卷第67页有“由陈独秀指定的代表包惠僧”的表述。 13名代表,代表了全国“……六个小组,有五十三个成员”[2]。 27岁的包惠僧和28岁的毛泽东作为各自小组的代表,很快相互结识。

交谈中,包惠僧发现毛泽东知识渊博、思想敏锐、抱负远大,很有一见如故的感觉,两人遂成为好友。 中共一大散会后,二人多有书信来往。

9月9日,陈独秀在他的陪同下到上海,住在渔阳里2号。

包惠僧随即按照中央局的建议,返回武汉,继续做建党的工作。

1921年8月11日,中国共产党在上海成立了领导工人运动的总机关—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

张国焘为总主任,毛泽东为湖南部主任。

包惠僧则为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的一个部门的负责人,后来因为人手紧张,调包惠僧与中央局成员张国焘等人一起办《劳动周刊》,包惠僧除当编辑外,还负责收件与发行工作。 在那段时间里,包惠僧与毛泽东也有书信来往。 包惠僧待人热情、工作积极,敢于直言,但不计后果,因此党内人士送他一个绰号,叫“包大炮”。

“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汪精卫最终与蒋介石合流。 7月14日晚,汪精卫召开秘密会议,确定“分共”计划。 15日,汪精卫等在“宁可枉杀千人,不可使一人漏网”的反革命口号下,对武汉地区的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进行了大屠杀,中国革命遭受到严重损失。

8月1日,南昌打响了起义的第一枪,国民党反动派各个集团极为震惊。

蒋介石、汪精卫分别从南京、武汉和广州方面调遣反革命军队,联合围攻南昌起义军。 在敌我力量十分悬殊的情况下,前委决定:按计划退出南昌进军广东,重建广东革命根据地,择机再度北伐。

8月3日到6日,起义军陆续撤离南昌,期间,周恩来专门前往旅店找到病情加重的包惠僧,看到他躺在床上,确实病得不轻,问他:“……部队要撤出了,你怎么办?”包惠僧正在发烧,说:“……我实在走不动……”外面还在响着零星的枪声,周恩来不能久留,说:“你不能在这里住了,要转移。 ”包惠僧说:“我有个亲戚在南昌,已经与他联系过了,去他家住。

”周恩来说:“我给你留下一些钱,如果病好些了,就去追赶部队。

如赶不上队伍,就在南昌找组织。

”说着,从挎包里掏出纸和笔,给他写了介绍信,然后匆匆告别。

1936年提出退出军界,转任文官,出任内政部参事,继续混饭吃。 1942年春天,包惠僧不顾道路艰难,前往探望贫病交加的陈独秀,还带去一些钱财接济他。

两位共产党的早期创始人在破屋中谈起往事,感叹不已。 1949年10月1日,包惠僧从收音机里听到中央人民政府成立的消息,百感交集,特别是中央政府里面的很多重要人物曾与他关系较好。 台北不能去,北京又不敢去,带来的钱已所剩不多,总有一天要走投无路流落街头,他左思右想,想到了周恩来,周恩来在黄埔军校时与他比较熟悉。

为难的是,抗战时同处重庆,有一次在国民党内政部大门口相遇,周恩来向他打招呼,并表达欢迎归来。 可是,包惠僧想到国民党特务耳目甚多,没敢多说两句,就匆匆离开……他一夜辗转反侧,无奈之际,决定打个电报给周恩来,既表示祝贺新中国成立,又可借此投石问路。

他字斟句酌,于1949年10月上旬给周恩来发了封电报,全文如下:1979年7月2日,走完了他的一生,享年85岁。

1983年,由人民出版社编辑出版他的回忆录手稿,全书真实地记录了他革命、变节,后又迷途知返的人生历程。